回首頁

>> 全球廣告業務聯繫
>> 台灣廣告業務聯繫


 
 
作者:許瓊芳     
 
CIO專訪
集中與模組化 IT架構靈活易管--專訪兆豐金控資訊處處長楊正權
專訪兆豐國際商業銀行資訊處處長楊正權


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前身中國國際商業銀行,一向定位為國際性銀行,早期為配合各地差異,資訊系統多各自發展,近年隨著環境和技術的改變,並為了降低人力與管理成本,逐步將各個業務系統拉回中心,但另一方面,架構上也力求標準化和模組化,增加資訊系統的彈性和靈活性,以隨時因應各地不同的需求。

從民國65年進入中國國際商業銀行(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前身)至今,在兆豐商銀超過30多年的資歷中,除了第一年和之後外派巴黎8年多之外,其資訊處處長楊正權總計有長達20多年的時間皆在資訊部門中任職。

不過,楊正權為商學系出身,65年進入中國商銀時,原在營運單位,66年旋即被調進資訊部門,對於這樣的機緣,他開玩笑地解釋︰「當年只要會Cobol就算會資訊了。」

事實上,「職場和學校是兩回事,」楊正權說。在他看來,不管原來是何背景,進入一個組織,就要配合該組織的發展一起進修和成長,因此,即使非本科系出身也無妨,重要的是學習能力。當時,除了資訊本份外,在重視外語能力的中國商銀,楊正權也利用早上的時間修習公司開設的法語課,幾年後,公司在巴黎開設分行,需要人手時,他正因語言優勢脫穎而出,獲得外派的機會。此次,在前處長黃永貴退休之際,再被召回,接手資訊處工作。

環境加速資訊部門轉型

楊正權回憶,早年中國商銀採用Burroughs(Unisys前身)的記帳機,以打卡片的方式輸入資料,程式則是從磁帶上讀取出來,「那時萬一磁帶斷了,我們就要趴在地上用膠帶一段段黏起來,」他說。

中國商銀資訊部門早期稱做電腦室,設於國際部會計科,主要負責記帳。在電腦尚不普及的年代,絕大多數銀行資訊室的人員都是來自營運單位,其工作也不如今日這樣包羅萬象,或者被要求與業務扣合,反之,電腦多用於協助日常運算。這點從兆豐商銀資訊處名稱和工作性質的演進中可見得端倪。

時移事往,隨著科技進步與環境改變,資訊部門已不可同日而語,尤其「銀行開放對資訊的衝擊很大,」楊正權說。政府開放銀行民營後,新銀行如雨後春筍,大量冒出,這些新興業者的資訊部門沒有舊包袱,一改以往營運單位說什麼,資訊跟著配合的模式,有更大的自主性提出改革,頻頻締造業務創新,如從傳統ATM到網路銀行、無人銀行、行動銀行(Mobile Banking),這些在在都加劇金融市場的競爭,而資訊科技正是其中舉足輕重的一員。

重整零散的組織

開放之後,政府又發動二次金改,高唱銀行整併,中國商銀也在這時與交通銀行合併,重新命名為兆豐國際商業銀行,而合併對銀行又是一項挑戰,曾走過合併的前處長黃永貴就說,合併期間碰到問題比過去幾十年還多。

中國商銀和交通銀行合併期間,楊正權適巧人在國外,雖然沒經歷過那段全員備戰的時期,但調回國後,人事組織已不相同。比如先前資訊處下有5個科,其中設計分析科為原由他一人職掌,底下支分5組,而合併後,成了16個組,由4位副處長負責。因為分支過細,應用程式也跟著零散,組織整體的協調性也不若從前靈敏。有鑑於此,楊正權接任後便開始著手調整業務與組織架構。

原本副處長的職務以組別區分,也就是轄下各組的所有工作都由他負責。現在楊正權則改以工作類型劃分,比如將各組的行政事務拉出來,交由專人管理,之後只要是休假、考勤等日常行政工作,不分組別,均由他來處理。另外,過去也常發生使用者有新需求時卻不知該由誰來負責,此次也特別請人接洽這類外頭進來的新業務。

系統架構集中化

另外,打從中國商銀開始,兆豐商銀就已定位為國際性的銀行,像國外分行對外交易所需的SWIFT (Society for World-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;全球跨行金融通訊協定會)、CHIPS(Clearing House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;銀行間交換所支付系統)、Fedwire(Federal Reserve Communication System;聯邦準備調撥系統)、以及國外各分行的提款機等因應海外業務發展所需的資訊建設上,兆豐商銀都進行得比其他同業早。同時,網路也採用MPLS(Multiprotocol Label Switch;多協定標籤交換)的架構,以確保線路品質。

另外,早期海外分行都是各買各的系統,所以現在兆豐商銀也開始著手整合。首先由資訊處自行開發海外分行系統,統一導入各海外分行,這部分在2000年已經完成,接著仍延續集中化的準則,兆豐商銀開始把主機拉回台灣,由台灣統管,當地則透過連線方式取得資料,藉此來降低海外資訊人力與管理的費用。目前已有5家分行完成集中化的工作。

而銀行核心系統(Core Banking)方面,存放款、匯兌、授信、中心和分行會計等系統都已移至中心,剩下的進出口系統去年也開始著手拉回的工作,同時趁此時機,兆豐商銀引進了新一代的櫃員交易端末系統,今年開始所有的業務會陸陸續續移到這個系統上。同時,過去每個系統放在一個伺服器上,此次的端末系統則是採中央集中伺服器,所有業務都會整合上去。

在地系統模組化

另一方面,集中化的同時,考慮到各國的差異,兆豐商銀也嘗試利用模組化的方式,讓系統的在地化開發更加便捷。比如,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計息規定與存提款方式,因此,為配合各國的規範,海外分行的系統都不一樣。現在,楊正權希望能改寫這些系統,將系統模組化、標準化、與參數化,使其更加靈活,以此來節省開發人力。

網路銀行部分也是如此。網路銀行從個金起步,現在已擴展到企金,其中企金最大的系統是全球金融網(Global eBanking),藉此系統,海外的台商可以隨時進行查詢、轉帳等工作。但是,早期網路銀行網頁的前後端綁得很緊,但愈加全球化後,兆豐商銀的足跡遍佈各地,每個地方的網路銀行都要有各自的語言、資料、和畫面,網頁和程式若不鬆綁,會增添網頁在地化設計的困難,因此楊正權也打算修正此系統,並新加一些功能。

過去和分行是透過版本派送的方式做溝通,分行系統如出現問題,則用管理軟體查看原因,但新的端末架構上線後,楊正權也開始思考如何和內部的知識管理連結,讓知識得以保留、傳承。

另外,總處的人事、出納、資產管理等系統都要改寫,以前這些系統用不同的語言和機器,增加人員調動的難度,將來會儘量集中到Java、Cobol、XML三種語言上。今年另一項重要工作是將所有業務都做備援,之前只備援主要業務,之後連開放系統也要一併納入。

礙於人力不足,為應付如此眾多又複雜的業務,兆豐商銀也透過彈性委外來調度人力。「銀行的核心系統一定是我們自己做,除此之外,我們的策略一向是先外包,外包完工後,再接手維護的工作,」楊正權說。

被問及管理哲學為何時,楊正權開玩笑地說:「最好是什麼都不要管,常常主管太強勢時,下屬能力就弱,反之亦然。」玩笑歸玩笑,他認為,主管的價值在於判斷力,不需要鉅細靡遺地插手每件事,「給同仁多一點自由,並適度地容許出錯,這樣他們才敢放手做事,發揮創意,」他說。